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果敢资讯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亚细亚的孤儿愿金三角地区的民众生活安康幸福      彭少林2.9战争距现在已经三年多了,希望果敢同盟军早日实现理想!      亚细亚的孤儿願金三角無戰事      逝者雄风狼行千里吃肉 马行千里吃草 活鱼逆流而上 死鱼随波逐流 果敢同胞们我们一起加油!为果敢尽点力、尽份心。      如来过段时间就是春节了,我在此提前祝福果敢人民新年快乐,愿缅北早日结束战争,祝愿缅北人民早日过上和谐、平静、安居乐业的生活。      铁甲宝宝新的一年祝同盟军万事如意,远离弱智和骗子!      齐天大圣祝果敢资讯网全体员工新年快乐      齐天大圣祝果敢同盟军全体官兵新年快乐!      果敢精英将士们,天冷了,注意保暖。祝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早日光复果敢,恢复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施政权利,还果敢百姓一个太平、安逸的生活。      果敢精英祝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全体同志身体健康,天冷了,你们要照顾好自己。祝你们在2018年拿得更好的战绩,愿早日光复果敢,还果敢百姓一个太平、安逸的生活。      野人胜利永远属于正义的一方      林枫祝愿:果敢资讯网的全体工作人员身体健康!感谢你们提供这个资源丰富的平台。      华敢怒寒流来临,注意保暖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      言语愿同盟军早日胜利,带领果敢百姓走入新的时代      缅北风马牛祝贺《果敢咨询网》现在影响力越来越大了,因此也成为了缅匪汉奸水军的眼中钉肉中刺,要时刻提高警惕。      AK7N33祝愿缅北地区早日结束战争 安居乐业      果敢那点事儿祝各民族大团结万岁,加强法治,依法处理各类违法犯罪活动      小枫的使命你们还好吗?我尊敬的同盟军战士们,入冬了记得照顾好自己哦!      缅北山鹰希望同盟军日益强大,尽早将缅寇逐出果敢,实现汉人汉果。也希望缅伪水军谣棍能被依法惩治,还我网络清静。      奋战守孤城果敢加油!同盟军加油!      奋战守孤城果敢加油!同盟军加油!      中文注册坚持就是胜利!      任剑挥果敢加油!同盟军加油!      如来在中秋节来临之际,我谨以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身份,向缅北果敢地区的普通百姓送去真心祝福;祝愿缅北地区早日结束战争,祝福缅北百姓早日当家做主,祝福你们身体健康,安居乐业、      野马还我果敢河山。      长风破浪还我果敢河山。      剑指外戚相信中军,各路英雄,正在行动中.好好配合就是.我圆了我的从军梦,我算是个军人了.给你们敬礼了      野子成功大易,而获实丰于斯所期,浅人喜焉,而深识者方以为吊。      齐天大圣祝缅北的各民族武装早日取得胜利      果敢资讯网心若在,梦就成!      果梦心若在,梦就在!相信我们果敢会有梦想实现的那一天!      能文能武战士们加油      彭少林湖南人民永远支持果敢同盟军!!!      凤凰山上无凤凰内地新学期开始了,不知果敢学制可与内地同步?希望果敢的学生们能在没有枪炮声的环境中多多读书,读各种各样的书。长身体,长知识,长见识。      华敢怒考完了,改放松下了 ,下学期加油。      务农我们会走过去的,一切的困难都会过去,我喜欢一个国外人写的词: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。      愿与风尘附感谢大家关注果敢,对果敢难民提供帮助!      夫子果敢民族是勤劳勇敢的民族,在伟大的民族民主革命过程中将铸就不一样的历史新闻篇章。      夫子果敢民族是勤劳勇敢的民族,在伟大的民族民主革命过程必将铸就不一样的历史新篇章。      凌靖相信民族革命会取得最终胜利,相信同盟军在建辉煌!      务农你们是汉族人民族也是华人、果敢人们的英雄,你们是果敢这个地区最伟大的革命主义部队。      务农我知道果敢民族一定不会被缅军集团所控制,还有那么几个在奋斗中,说明果敢民族总有一天会从世界跳出来。相信收复果敢不是一个梦,它将会成为果敢民族的信仰。      务农你们的努力不会白白浪费的,相信人在做天在看,缅甸大缅主义的实行实在是不复合他们的信仰。      果敢资讯网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对祝福台的使用,祝福台更新重装过后,又上线了!     
查看: 186|回复: 1

推荐阅读: 缅甸种香蕉的中国人

[复制链接]

2314

主题

6000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31Rank: 31Rank: 31Rank: 31Rank: 31

积分
39026

活跃会员热心网友论坛元老
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北美汉风 于 2019-4-14 23:37 编辑

推荐阅读: 缅甸种香蕉的中国人
2019-04-14 16:03
原创:唐豆

“你们这儿收人民币吗?”两位中国卡车司机在腾密公路昔董段一家餐馆吃完饭,准备付钱。这是他们第一次到缅甸。服务员不懂汉语,看见人民币,立刻明白过来,点头回答OK。

公路上堵着上百辆22轮大卡车,都是空的。它们的目的地是缅甸克钦邦外莫县的香蕉种植园。那里有成吨的香蕉正在等待装车,再被运往中国,出现在各大城市的超市里。

出了餐馆,天已全黑,路还未通。一轮明月照亮了整个河谷。

2018年12月14日,4辆前往中国的重型卡车经过腾密公路昔董段的七彩桥,车里装满了从克钦邦开采的稀土矿。最后一辆车过桥的时候,桥从中间断开了。司机幸免于难,稀土矿随后被运走了,只剩下扎进河谷的断桥——克钦邦最重要的合法中缅贸易路线被切断了。驻扎在昔董镇的腾冲县腾密公路建设工程指挥部召集工人连夜抢修,要在河谷搭出一条施工便道来。

而已经收割的香蕉是等不起的。如果不能及时抵达货架,它们就会烂熟在货箱里。常年运水果的司机都明白这一点。他们围在河岸观看施工情况,点一支烟,喟叹:“这下种香蕉的老板要哭了。”


B.png
(外莫县及周边地图,图片来源:Lisu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)

“种香蕉的老板”

下午两点,外莫县城以西,伊洛瓦底江畔,一间用竹子和石棉瓦搭成的小屋里,宋云丽(化名)正在看电视。房间不大,除了电视只有几个箱子、一张床。电视上在播赵丽颖主演的古装剧。

“她现在挺红的。”宋云丽说。

除了看电视,宋云丽偶尔也去散步。在四川老家,她很爱出门逛街,但在这里出门只有无边无际的香蕉种植园。她的散步路线从来不会超出种植园,一是怕迷路,二是无法与当地人交流。

种植园有1000多亩,是她和丈夫在2018年开辟的,因尚未收割,七彩桥的断裂还没有带来影响。

外莫县与克钦邦首府密支市隔着一条伊洛瓦底江,辖区总面积3625.8平方公里,与中国云南省怒江州、腾冲县、盈江县分享着漫长的国境线。2007年中国政府援建的腾密公路(腾冲-密支那)通车之后,从腾冲猴桥口岸到外莫县城,不过5小时车程。边境一带多山,但沿江平原有广袤良田,使之成为克钦邦最重要的农业产地。当地人戏称:“一根拐杖插在这地里也能长成大树。”

外莫县人口总数在10万左右。类似于克钦邦其它地区,这里多民族聚居,傈僳人、景颇人、浪峩人、掸人、廓尔卡人、华人等民族都在这里形成了自己的社区,世代以农业为生计。

翻译老曹是宋云丽唯一能交流的当地人,傈僳族。他的老家在中缅边境一处界桩附近,汉语很好。说是“翻译”,其实更像工头——除了翻译,还需在地里管理、指导劳工,每天视察香蕉树生长情况,并在每个月初为工人发生活费。每个香蕉种植园都会聘请至少一位这样的“翻译”,作为老板和劳工沟通的中间人,每月有固定工资,折人民币大约2300元。

老曹一家4口都住在蕉地里。两个儿子刚刚成年,在做“管蕉人”,每人分配了3000棵香蕉树。如果散步时遇见老曹,宋云丽会和他拉几句家常,也嘱咐他管理好员工:“让他们早一点去干活,晚一点回来。不要磨洋工。”宋云丽觉得除了农药化肥太贵,水源、土地和人工倒是真的便宜。

对中国商人来说,缅甸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使得其农产品在中国市场有比较优势。近年中国香蕉收购价上涨,吸引了大量投资者,苦于国内、老挝等地香蕉枯萎病肆虐,许多人的眼光便聚集到枯萎病尚少的缅甸。

在外莫县种香蕉,成本大约是1元/公斤,2018年初,当国内香蕉收购价突破5元/公斤时,所有投资者的血液都沸腾了。一时间人人都在谈论香蕉:“比种罂粟还赚钱。即使不种香蕉,做产业周边的生意也一样赚钱。”


ecdbeca903734139bf64c3a458fb1b9e.png
(已经被套袋的香蕉果实)

种香蕉的人越来越多,曾因战争显得过于冷清的腾密公路出现了大量写着中文的加油站,外莫县城出现了中国人经营的川菜馆、超市、足浴、汽修店,以及挂中文广告牌的中介公司、香蕉代办公司:都是围绕香蕉种植园兴起的产业。

很难估计每年有多少香蕉从外莫地区运往中国,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在2017年5月的一份报道:是年,经腾密公路由缅甸进入中国的水果总重达到近15万吨,其中香蕉占最大比例。

面对大量涌入外莫的中国人,克钦邦移民局放宽了政策:只要有公司做担保,就能在入境时申请在缅居留证,停留时间为3个月。持这种证件的中国人只能在外莫地区行动,不能过江进入密支那市,更不能深入下缅甸。2018年6月,政策调整,这种居留证的停留时间缩减到了14天。不过,前来种植香蕉或寻找商机的中国人并没有因之减少。

根据克钦邦傈僳民间社会组织(Lisu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)2017年发布的报告《缅北外莫县投资栽种项目的在地民意调查》,“中国公司的香蕉种植园”大规模进入外莫地区的时间是2012年,而2016年和2017年是这些香蕉种植园在外莫镇扩张的高峰期。

该组织负责人哇叻(Wa Le)称,截至2018年底,外莫地区由中国公司投资的香蕉种植园总面积达到了145000英亩以上。在外莫县开川菜馆的一位中国商人称,大约有15000中国香蕉商人及技术人员在该地区长期居住和工作。

宋云丽第一次接触香蕉行业是2012年,经一位早年在缅甸伐木发家的老乡介绍,她和丈夫开始在缅甸克钦邦拉咱地区承包香蕉种植园。拉咱是克钦独立组织和独立军的总部,与中国盈江县那邦镇隔着一条小河。

在那之前,宋云丽和丈夫在四川老家经营百货,不曾种过香蕉,不曾离开中国。在拉咱种香蕉的时候,他们在那邦镇租了房子,白天过河去地里,晚上再回国。

2015年初,克钦独立组织以“土壤污染”为由宣布禁止在拉咱地区扩展香蕉种植园,宋云丽和合伙人听说外莫地区土地更肥沃平坦,便将旧蕉地转租出去,迁到了外莫。我随她散步,在一棵棵香蕉树下穿行,她不停讲解,为什么要这样或那样做:

“像这种水管,遍地都要铺,用来灌溉。不能缺水,但是水也不能过量。”

“你看这些果实,要抹花、打壮果药,最后就是套袋,全是手工操作。套袋之后就不能施肥了,让它维持3个月。但还是要给香蕉树打保叶药。保叶药很贵的,我们地里打一次就要花掉10万块。”

“香蕉树最好不超过2米高,否则风一吹就会大片大片地倒。”……

到克钦邦7年,她和丈夫都成了“香蕉专家”。但她说自己这7年并没有挣到钱。“前几年行情不好,香蕉1块钱1公斤,我们连本钱都拿不回来。这两年行情还可以,但是又有天灾,我们都遇到两回冰雹了,冰雹把香蕉全部打烂,投的几百万一下子就没了。反正始终都不那么顺利。”

眼前这片新地,香蕉树被照料得很好。高矮匀称,叶片饱满,一些香蕉花已经剥落,露出手指长的青色小香蕉来。宋云丽的丈夫早上出门之前,用9种农药调配了一桶巧克力色的液体——洗果药,放在库房门口。工人们吃过午饭,便背着工具,拎上一桶“巧克力”钻进香蕉地里。

1.png

(巧克力色的洗果药)


宋云丽告诉我,这些工人都是附近寨子里的。我与工人们闲聊几句,才知道他们都来自几百公里以外的下缅甸——一家人来自勃固省,用装化肥的编织袋和竹竿在路边搭了一间棚子。男人在香蕉地工作,用编织袋做了一个秋千,两岁的孩子玩秋千,女人则洗衣做饭。还有几个年轻人从曼德勒来,刚满15岁,每个黄昏,他们在香蕉地干完活,就聚在附近空地踢藤球。

勃固或者曼德勒,宋云丽都从未听说。在她看来,它们和外莫,都是缅甸,没什么区别。7年来她也从未去过密支那。她更希望自己能在四川老家呆着,陪伴两个刚工作的女儿,或许还能为她们物色适合结婚的对象。女儿喜欢牛肉干,春节前夕,宋云丽在外莫县城买了牛肉,晾干,过年回家就可以带给她们。

对这片新地,她有很多期待,因为在前几年的亏损中已经交足了“学费”。“这是最后一次了,”她说,“做完就退休了。我们现在就是挣点养老钱,而且还没到五十岁,不做事也不行嘛。”这一次她和丈夫花了更多的心思,雇了更多的工人,为了买足农药、化肥,还赊了点账。如果顺利,2019年雨季之前就可以收获漂亮的果实。

2.png

(堆在香蕉地里的珍珠棉)


从战地到蕉地

“我们果敢人到哪里都喜欢打陀螺。克钦邦的人不喜欢,他们比较喜欢打皮球、踢钦笼。”阿四(化名)24岁,坐在自家门口,小心翼翼地削着一个巨大的陀螺。他聚精会神的样子,仿佛那不是一块木头,而是一块玉。

他所在的香蕉地已经完成了“套袋”,正好可以休息。香蕉要在袋子里冬眠3个月,然后就是“砍蕉”装箱,那是最忙的时候。

2015年2月9日凌晨,果敢人被枪炮声惊醒,才知道街市上的流言都是真的:果敢同盟军打回来了,正与缅甸国防军激烈交火。为了躲避战火,人们来不及打包行李,纷纷越过边境,逃往与果敢交界的中国南伞镇。阿四和家人就在其中。

f37ddaff61104595a08c429ea8c08746.png

(阿四削的陀螺)


战火持续了4个月,直到果敢同盟军发布《单方面停火声明》。阿四一家和其它几十户难民,没敢回果敢。他们听说有傈僳教会在克钦邦外莫县接收果敢的傈僳难民,便从南伞镇坐汽车经腾密公路来到了外莫。安置他们的地方叫尼古底,傈僳语“尼古”意指野草茂盛,“底”意指地方,即野草茂盛的地方。这里离外莫县城20公里,原先是一片荒地。

阿四家养了两头猪,种了玉米,一座砖房空空荡荡,在村里算稍好的家境。他说:“我们整个寨子都来了,这地方全部是难民。来的时候没有房子。有人发了一点钱,支持我们建房子。”

当地一位牧师与朋友一起成立了农业公司,将附近的土地都集中起来出租给中国老板,让他们开发香蕉种植园或西瓜基地。尼古底的青壮年都在地里找到了工作,大抵是做管蕉人或者打零工。香蕉树和西瓜藤,围绕着整个村子。

“我们来的时候,这边香蕉地还不多,才几万亩。现在嘛,周围全部都是香蕉地。光我们那个老板一家就开发了20多万亩。” 阿四说,“年轻人都去香蕉地,老人不能闻农药,就在家喂猪。这里比果敢好,不怕抓壮丁。果敢打仗的时候,我们不去参军,他们肯定来抓的,像土匪一样。”2018年传出一些香蕉地工人中毒死亡的信息,归咎于对剧毒农药的长期接触。阿四说死者里有果敢人。

“他四十多岁吧,我们认识的。他长期在香蕉地里打药,不讲究防护。后来身体都浮肿起来了,腰疼了一个多月,没法工作。寨子里的医生天天来给他打针,都好不了,最后去密支那医院检查,照X光,说是农药中毒。时间拖长了,医不了,不久就死了。”


92baa969ed5b4a3ab21894400d72fe46.png

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

cry
还木有人打赏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44

主题

4836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31Rank: 31Rank: 31Rank: 31Rank: 31

积分
32663

活跃会员热心网友论坛元老
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因战争流落各地的果敢人还是很多的。但从中还是可以看出这些外出的果敢人缺乏民族意识,在民族危难之时不是选择站起来一同革命,而是选择逃避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果敢资讯网  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19-4-20 10:38 , Processed in 0.138593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